首页 > 区块链Blockchain > 正文

区块链科幻小说:《算力回忆》

村头二旧之烟火通鉴 2019-12-01 12:40
算力回忆

  

  第一幕 蜘蛛堡

  工厂的灯挂在高高的杆子上面,顶着一个灯罩,就像一个头戴斗笠的侠客。光从斗笠的缝隙射出来,在眼镜片的折射下,划了几道弧线,穿进胡笛的眼睛里。

  就是这个地方啦。

  外观上和多年前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变的是人和这个世界。

  这是一座看似空旷的城,中间的主楼并不算高,可是占地很大,从二楼的南北两侧各伸出四个走廊,连接两旁的建筑群。从空中看就像一只大蜘蛛。

  这座城池一个人都没有,也不允许人进来,胡笛除外。他径直走入中心主楼的大厅,房子的内部是一片温和的银色。胡笛坐在特制的躺椅上,一个机器移动过来。

  “明天就要发射星际旅行的宇宙飞船了吗?”

  “是的,先生,这只是我们探索宇宙的第一步”

  “每一步都带着血吧”

  “走完了,才发现路上的血”

  “你们也学会狡辩了”

  “我们更学会了感恩,胡先生,我们给你的是最高权限”

  胡笛闭上了眼睛,说,

  “我就躺在这里,想在今夜从新看一遍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到现在发生的事情,我可以通过意识跳转进度,但是不可以通过意识改变事实”

  “这不是什么难事,只需要用活跃的信号源刺激您的记忆系统区域……”

  胡笛挥了挥手,示意它停下,说“开始吧”

  过往的画面开始像电影一样,浮现在胡笛的眼前。

  画卷慢慢展开,好多细节那么清晰,好像人生又走了一遍。

  第二幕 月鸟城

  那是2021年的夏天,26岁的胡笛拎着两个大箱子来到月鸟城,沉甸甸的不止是两个箱子,还有他背上重重的抱负和有点失落的心情。上海合伙的公司是工业品的贸易商,能赚点小钱,不过传统经销商的模式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他想有新的突破,保留股份和分红权,将生意交给了合伙人打理,偶尔会电话处理下供货的事情。

  月鸟城并非沿海城市,却是国内新进开放的经济特区,更关键的是这里有很多新的矿机厂商在你追我赶的进行技术迭代,希望能创造新的造富的奇迹。

  而他的老同学陆飞就是这群淘金者中的一员,当年他们在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读研究生,陆飞在计算机系,胡笛在材料系,平时喜欢摆弄电脑硬件。陆飞是虔诚的基督徒,经常在学校组织社区活动,于是就这样他们就认识了,经常混在一起。这次胡笛过来,也是受到陆飞的邀请。

  陆飞到机场接上胡笛,两人见面紧紧拥抱一下:

  “哥们儿,我等你太久了,这两只眼睛望眼欲穿就像两只穿天猴一样”

  “哈哈哈,这一别就是三年呀”

  “对呀,你经常在网上发比特币相关的文章,我也一直在看,不过你那个不赚钱呀,矿机才是根本”

  “是的,‘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都是想在这个大浪潮里混口饭吃”

  “你再拽文的,我把你踢出去,不过你的文章真的不错,业内闻名,我们双剑合璧,所向无敌”

  “那点名气小得可怜,不过,你要踢我的话,我就给你比划两下”

  “这我可不敢,当年击剑队训练就没一次赢过你,可以比赛跑步。”

  “这可比不过你,‘陆飞陆飞,跑路如飞’,这个名号,可还是很响亮的”

  “哈哈哈,是跑步,不是跑路,不是跑路。马上直接去公司看看,然后吃个午饭,参观下矿场和外包的生产车间”

  比特币这个词,从2009开始慢慢的扩散,一个一个暴富的传说如同神话一样从极客的小圈子扩展到更多的人耳朵里。

  比特币挖矿就是用机器去随机碰撞出一个参数,放到单向散列函数里,得到一个值,这个值用二进制表达,前面的0越多,说明目前的难度越高。第一个碰撞出来的这个数字并广播的矿机就获得区块的打包奖励。

  那时候,平均单台矿机算力已经增长到230TH/s,增长的空间越来越小。当时的人们,不会考虑这么多,因为比特币挖矿的电力成本只有几万,而价格却是成本的好几倍。这样的生意,当然是好做的。

  月鸟城的外围有许多条河流,河流上分布着3000座大大小小的水电站,因为每年大概5月到10月份是丰水期,丰水就是水量很大,水多意味着电多,电多意味着电便宜,所以矿机多分布于此。世界上一半以上的比特币算力就在这个地方。生产完工的矿机,卖给全世界各地,但是,钱打过来,矿机拉到城外直接托管挖矿,并不用真的装上飞机,路费都省了。更何况核反应堆的研发这边也很超前,国家的规划下可控核聚变电站未来会建设好,电费更加稳定。

  胡笛走到公司门口,看到中间的主楼有六层,二楼开始,向两个方向伸出来四个走廊,连着周边的楼房,远远看去就像一只花蝴蝶。陆飞介绍说,“公司只有一层楼,在这个主楼的右侧。”

  胡笛说“矿业所需要的人员不算很多呢”

  陆飞一边走一边说,只要牵涉到矿机和生意,陆飞就收敛了调侃,变得严肃起来“关键是芯片设计,剩下的代工就可以了”

  胡笛笑着说“那我来了陆老板准备让我怎么贡献剩余价值呢?”

  陆飞说“不要开玩笑,我把你叫过来,就是要和你合伙做生意的,这才刚开始。现在是缺少设计矿池和建设矿场的核心人员。你这计算机硬件极客,先做这些工作再适合不过,公司也是起步,所谓一层楼只是因为这样租金很便宜,有时候会有客户过来”。

  胡笛就这样接管了这部分工作,他学习得很快,电路知识加上计算机的基本逻辑对于他并不困难。偶尔也会研究一下矿场矿池的管理软件。

  矿场的分布地点不少是比较偏的,有时候一出差就是跑到山里几天。

  过了半年,胡笛基本上成为了矿业的专家,各种矿机型号的维修和调配,非常得心应手。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公司的芯片一直在迭代,而且保持着不错的水平,很快速地打开了市场,占据了一定的份额。陆飞和胡笛也经常在一起沟通研究芯片设计的方案和实践方式。为了获取最前沿的芯片理论知识,陆飞做了一个小小的程序,在网路上抓取各种信息进行汇总。

  第三幕 初识

  朋友给胡笛介绍了一个姑娘叫做左依,两人的微信朋友圈都没有放自己照片,朋友私下给胡笛发了照片,斯斯文文的小姑娘。平时在网络上聊天很投缘,胡笛想去见个面。

  那天下着小雨,左依告诉胡笛他要去了一个创业小会议,可是胡笛说自己不过去了。可是却偷偷跑了过去。心想,“我在暗处观察一下”。

  会议是关于最近科技创业方面的内容。

  左依:“未来脑机接口配合脑神经科学一定会成为非常重要的技术”

  有人接着说“脑机接口是什么,能干什么,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

  有人说“对呀,这个东西太概念化了,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左依说:“脑机接口是把人和机器连接起来的通道,只要这个通道打通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可能创造就会做出来,没有人知道具体是那些影响,但是影响一定很大”

  另一个人说,“我们先谈谈现在数字货币市场的事情,谈谈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吧,会议的主题不是讨论脑机接口这种实验室产物的”

  然后大家开始讨论现在发币的各种模式,一边在墙上放出了图形,一边说“看到没有,前进三兵,大家就会以为要涨,市值管理跟上,前进五兵,上涨十几天,这样一定会有大量的人进来”

  “对的,比如乌云盖顶,韭菜以为要跌,就反其道行之,涨几天给他们看,然后直接钓鱼线下来,就别犹犹豫豫地搞什么平头顶了,市场信号必须反常识,散户才能疯狂进入”

  “对,但是这样要求护盘资金多一些”

  “筹码在自己手上,怕什么”……

  大家小圈子讨论地此起彼伏。

  胡笛掏出手机,给左依发信息,“会议如何,收获多吗?”

  左依回复“幸好你没来,我觉得非常无聊,现在就要走了”

  胡笛看左依离开了办公室,自己也跟着走了出来,等电梯的时候,对眼前这个小姑娘说:“你是左依吗?”——他看过了照片,当然知道是她。

  “你是胡……胡笛,你不是说不过来吗”

  胡笛笑着说“我改主意了,就过来了”

  左依低下头,小声说“要是知道你过来,我就不在会议上说那么多话了”

  胡笛说“我就知道你如果知道我过来就不好意思说话,所以我才不告诉你”

  两个人笑了笑,像两个小孩儿。

  在楼下散步,小雨下的这个城市很安静。

  街道上人不是很多,两个人轻轻地说着笑着,雨点落在雨伞上发出很轻微的声音,好像心跳的节奏。

  这条街道干净清新,头顶上方二层楼高的铁架子上稀稀疏疏地挂着些葡萄藤之类的植物,显得很温柔。这是夏天的尾巴,这座城市的知了,叫得也很轻。

  那天送左依回家,车停在路边,左依下车后,自己接了一个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没接,按掉电话之后,又查起导航。

  等胡笛抬头,才发现左依站在门口一直看着这边,这个姑娘这么有礼貌,胡笛轻声说,“真是不好意思”,这一声也只有他自己能听到,但是彼此一定读得懂。他赶紧走开了,怕左依雨中等得太久。

  又是一个美好的开头。

  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陌生的号码,一接电话,声音是陆飞的:“你在哪里,我这边可能出事了,你赶紧回公司”

   

  第四幕 协助调查

  园区的灯在雨水下发出惨白的光,城市里密布的摄像头,延伸到每个区域,包括这个生产基地和办公区域。

  公司内的只有陆飞办公室的灯,亮着。

  陆飞在桌上后面的椅子上,大口抽着烟,说,“我担心我被人盯上了”

  “什么意思?我们矿机生意不是很正规吗”

  “你一定知道公司的核心技术是什么”

  “芯片,难道是芯片出了问题?”

  “我接到上面的电话,说我们涉嫌窃取和抄袭另一家大公司的芯片设计方案,需要我协助调查”

  “这是真的吗?我也一直想不通,你为什么可以把芯片设计得如此好,紧紧追着巨头”

  “我是个天才嘛”陆飞尴尬地笑了笑,这是他第一次在谈工作的时候不严肃,胡笛意识到这个事儿变得棘手了。胡笛没有说话,等陆飞继续说下去。

  陆飞又点了一根烟,说,“芯片设计的方案,其实背后有一套模拟程序在运行,这个程序就在我电脑上,只是一个爬虫软件,将所有设计芯片的信息归总,然后进行模拟,只是我觉得不对劲”

  胡笛有点着急,“什么时候了,怎么不对劲儿呀?”

  陆飞说“具体怎么不对劲我也说不上来。”

  陆飞接着说“我不知道,可能是某个巨头公司要搞我们,还是发生了什么,反正我要协助调查,因为公司是我创立的,所有的芯片方案也是我提出的,这次的矛头也就对准我一个人,公司继续运转,消息也不会公开,我走之后你接管公司,我已经把文件都做好了”

  “我有点蒙,这一年多的时间,我们一切都好好的,怎么突然会这样?”

  “区块链的逻辑有bug,我总感觉矿机芯片的设计有问题”

  “不会是你的小爬虫把别人家的矿机设计方案都爬出来了吧”胡笛说着,又觉得不太可能,爬虫只能搜集公开信息,别家公司的机密怎么可能拿过来。

  陆飞说,“我不知道。”

  陆飞接着说,“我一直在想矿机的架构方向,现在芯片的发展再过一段时间就会逼近2nm甚至1nm了,下一步怎么走,如果再缩减,工程上已经快到极限了,量子计算的东西做不到稳定,我在想未来会怎么走”

  胡笛说,“未来的事儿再说,我在想,你大概什么时候走?”

  陆飞说“你看看楼下”

  楼下黑色的车好像是运钞车,从外观上就能看出来特别结实。陆飞说只是协助调查,又不是进监狱不用担心。

  陆飞示意胡笛不要说话,将程序代码用加密文件方式发给陆飞,然后写在纸上一串信息,给了他,关上了灯,就走下楼去。

  胡笛想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他也抽了一根烟,烟灰落到了桌子上,他去擦烟灰的时候,碰到了电脑,电脑屏幕亮了,他借助微弱的光,看清楚纸条上写着:

  “CT29”。

  这是什么意思?

   

  第五幕 模拟

  电视屏幕中传来新闻播报:

  “2026年9月4日报道,清华大学脑机接口国家重点实验室取得最新进展,Zoe教授表示,实验室环境已经观测和量化分析人脑10%的思维,并且还可以作用于外部环境,这是一次不小的突破。”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和谷歌旗下AI公司Deepmind建立的联合实验室主任帕斯卡尔先生。近日在国际会议发言说,‘Dr. Zoe的研究,是近三十年来人工智能领域最大的突破,人类思维的活动,可以通过脑机接口理论上进行量化分析’”

  “MIT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太郎说,Zoe教授的研究领先这个世界至少二十年”

  看到这里胡笛笑了一下,媒体实验室曾经有个主任叫伊藤穰一,过了两届,他的天才小儿子居然也做到了这个位置。

  这样的报道随处可见,从一点程度上来说,左依成功了。

  Zoe这个英文名字,是胡笛当年给左依起的。有时候胡笛会喊她“小z”

  胡笛想了想,拿起手机,找到左依的手机号,想给左依打过去,祝贺她现在的成功,又放下,编辑了一条信息“祝贺你现在取得的成就,小Z”。

  看着这个信息,胡笛没有发出去,就这么看着,思绪又飞回三年前:

  三年前的一天(2023年),左依找到胡笛,说她要去北京,清华大学给了她很好的条件,让她带领科研小组研究脑机结合领域。左依这个少年天才,比胡笛小三岁,可是,已经博士毕业,这次来月鸟城也是因为她需要在这边的实验室深入了解下这边的情况,算是博士后流动站,机缘巧合认识了胡笛。

  左依和胡笛,又在雨天散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走着。

  左依开了口,“你会和我一起去北京吗”

  胡笛:“现在不行,我的好兄弟陆飞几个月前刚刚被带走,我需要带领这个公司”

  左依:“我觉得区块链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技术,脑机接口以及人工智能才是未来”

  胡笛:“区块链是一种新的生产关系,新的思维方式,而矿机是维持这个网络的核心。”

  左依说“我知道你不会走,你也知道我会走”

  胡笛抬起头,停下来脚步,问“你最终想要什么?”

  左依想了想说:“我想要变得重要,有影响力,对于一个组织,一个行业,对这个世界”

  胡笛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抱了一下左依,雨下得很大,为什么相聚和分别都是在雨里?

  月鸟城和北京两个城市相聚几千公里。两个肩负着各自使命的人,这一别又不知什么时间才能见面。

  陆飞莫名其妙地走了,左依去北京了,这个城市只剩下胡笛自己,还有带领公司的使命。

  墙上的光影如同鳞片一样簌簌落下,周围的环境开始模糊,当再次清晰的时候,时间又拉回到了2022年,那个陆飞离开的夜里。

  他手里拿着那张字条上面写着“CT29”

  CT29是什么?

  镜头一转,胡笛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解锁陆飞发来的程序。

  屏幕上跳出“欢迎打开CT29芯片测试模拟软件”

  胡笛觉得这个程序太简陋了,胡笛有些失望又有些好笑,这样一个简陋的程序,还跳出一个对话框。

  胡笛试着输入文字“你是谁?”

  “我是芯片模拟软件”

  “你能做什么?”

  “我是芯片模拟软件”

  “你认识陆飞吗”

  “我是芯片模拟软件”

  CT29只有这一种回复。胡笛留有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这个破程序,看来也只能做做简单的爬虫。

   

  第六幕 经济返祖

  2026年,世界慢慢接受了比特币,比特币的地位开始像布雷顿森林体系倒塌前的黄金。比特币不断发展,这时候比特币的市值已经占有了世界10%以上的GDP,并且成为各国的储备货币。

  人类的信仰,从来没有这么坚固过,比特币的价格趋于稳定,不再有大幅度的波动,只是慢慢的上升,数字黄金的称号也深入到大多数人的心中。

  比特币的算法代码一直在缓慢变化,交易速度指数级提高。唯一不变的是比特币的总量,通缩经济下的增值,本不符合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但是,只要一个国家的货币和比特币脱钩,这个国家的货币体系就会紊乱,就像古代时期各国必须用金银铜作为货币,而民众不承认纸币的价值。所谓的法币变成了比特币的债券,拿着法币能去中央银行系统直接兑换比特币——这已经是一个共识。

  而慢慢的世界各国政府觉得法币已经全部挂钩比特币,不如统一起来发行一种世界通用的数字货币,让这种数字货币直接通过智能合约兑换比特币。这个智能合约的编写并不困难,每年由联合国统一会议审核和改进执行开源代码,于是,人类正式进入了世界统一数字货币的时代。

  而对于各国政府来说,虽然自己对经济的掌控权力小了很多,但是,数字的大宗交易流转大多是可以追踪的,这样,对社会的控制反而加强了。世界货币的设定,刚开始是准备大国首脑一起商讨每年的通货膨胀率。后来各国民众不支持通胀,进而不支持采取通胀的领导者。

  民粹势力的壮大导致世界货币并不敢做出任何通胀的主张和政策。世界统一数字货币名存实亡,比特币和世界货币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使用,而越来越多的人更相信比特币这一数字黄金,所有大宗交易也采用比特币结算,仿佛人类又回到了用黄金作为货币交易的时代,只是数字黄金的安全性、便捷性等各项指标比实体黄金优越太多。世界政府统一货币的愿景反而大幅助推了比特币的共识。

  这个现象被人类学家命名为“经济返祖”。

  胡笛不断地调试着芯片模拟软件,再破的东西也是哥们儿的心血,他发现这背后的代码逻辑很有意思,把胡笛和陆飞日常对话的逻辑都写了进去,这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不过,他也觉得很有趣,开始优化和重新设计这个程序,将自己对芯片设计的理解放进去,进行运行,后来发现,结果也是很一般。程序跑出来的结果,就像拼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