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历史使命2——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关系

区块链思维 2021-01-16 12:01

  继续上文《区块链的历史使命1——中本聪和马斯克谁更伟大》,要回答谁更伟大,我们则要在更高维度,对两者进行比较。

  相同点在于,中本聪和马斯克都是冥顽之人,不臣服于世间凡夫并不高级的价值目标体系,他们的人生注定是要为人类价值做增量的,让世界变得更好的。而不是在存量的世界里,想着如何从别人口袋里,把权力和财富转移到自己口袋里。

  所以目前而言,中国无法诞生巨人,因为光是父母传递的安全感价值倾向和另一半对柴米油盐的世俗所求,就让很多人改变世界的情怀被扼杀在生活的重压下。

  您别说,赚钱和完成梦想不冲突。真的有,商业的维度,面对改变世界真的太低了,在既有的技术条件和协作制度下,本质上都是存量的竞争;在商业的维度里,偶尔一些迭代创新,也很难给世界带来更大的增量。

  同时,时间就那么点,人最有创造力的时候,就是15到40岁,过了这时间点,伟大很难创造,可大多数人都是主要用这个时间段去赚钱,你还怎么创造伟大?

  区块链的历史使命2——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关系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出两个人有一些本质不同,也许从这个维度,能够回答究竟谁更伟大的问题。

  人类发展一直有两条线,一条是直接给人类带来效果增量的行为,这条线叫做生产力。

  小平同志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马斯克的贡献在于推动人类朝向前途光明,清晰可见的方向前进。

  正如PayPal之于传统线下支付,特斯拉之于汽油车(包括传统电动车),Space X之于国家运营的航天飞行器,他在时刻引领着他人跟随他的脚步,加入他创造的颠覆式科技创新和商业市场中来。

  另一条线是让人类协作效能更高,价值分配更合理,人们的地位更平等,交易成本更低,边际效应更高等等给人类带来效能增量的行为;这条线叫生产关系。

  可惜小平同志没说,科学技术其实也是第一生产关系,主要原因是当时的背景,能够让生产关系进行改良还是改革的主要动力,来自于ZZ体制的改进、法制关系的迁善、社会道德和文化的催化以及思想理论的发展。

  只是这些发展到最后,我们的思想工具都有了,但国家不是由思想家说了算的。所以,才有古有孟子叨逼叨地劝说君王要施仁政,君王不当回事;于是说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最轻的狠话。我们在网络里说点啥忠言谏语,也生怕账号被封杀。

  区块链的历史使命2——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关系

  直到BTC以及区块链相关技术的诞生,结合之前的互联网技术,可以去创造一个依靠科技的去中心化世界。那里,有另一套更美好的关系,那里有更好的协作模型,那里有完美的纳什均衡,那里有真正按劳分配的通证经济,那里还有守护人类尊严的抗审查和抗剥削的密码科技城堡,从此谁也干不掉比特币,并且谁也无法剥夺我的数字资产,除非他拷打我说出私钥。

  区块链技术不是第一生产关系,那什么是呢?

  当然,你也可以说区块链技术本身也是生产力,它也是数字经济的一部分,它也可以创造很多去中心化应用,是价值互联网的延申,它还是普通人阶层逆袭的少有路径。但比起对人类生产关系的改造,其他特性的伟大性和重要性,是远远无法相提并论的。

  比如,组织的小微化,阿米巴制,完全可以长在区块链上;更合理的股权模型,也完全可以通证化以后,长在区块链上;在竞争体系里的纳什均衡,也可以通过资产上链,并创造共识机制后,长在区块链上;而去信任化的商业模型,也可以通过智能合约,长在区块链上。在这里,内卷化将不复存在。

  区块链的历史使命2——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关系

  那么最后本文要解答的是,谁更伟大。

  生产关系和生产力都达到极致的代表人物比较,您说是瓦特更伟大还是马克思更伟大,是杰弗逊更伟大还是爱迪生更伟大,是钱学森更伟大还是毛主席更伟大,我先说结论,虽然中本聪在财富上暂时只是马斯克的四分之一,但就论伟大程度,中本聪超越马斯克。

  当然财富上,我认为中本聪超越马斯克,仅是时间问题,马斯克所有产业也许富可敌国,但也是小国,而中本聪的BTC则富超众国,包括米国。

  区块链的历史使命2——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关系

  接下来说说原因:

  第一,从生产关系角度看。

  生产关系的变革更伟大,生产关系像是孕育生产力的母体,尤其是人类进入到了用思想改变世界的阶段,生产关系的进步,固然也可能是被生产力催生出来的,但毕竟生产关系的母体属性更强。作为生产力的科学技术,增益人类的周期,大约百年。而生产关系一旦缔结达成,它影响绵延数代人,长至千年,它以政治体制存在,抑或宗教形式存在,即使再不济,也存在于人们的某种思想流派里。

  万物皆可腐朽,唯有思想永恒!而区块链技术,更是将思想存留的载体做了颠覆式创新,当科技固化了生产关系,这恐怕不是某个强权面对所谓某种异端思想,使用焚书坑儒能够进行剿灭的。

  所以区块链技术可能不仅实现更好的生产关系,并且对生产关系的留存方式做了革新,对生产关系进行了技术化、编程化。

  第二,从科技领域角度看。

  马斯克并没有在科技领域做到极致,而中本聪已经做到了。也就是说,生产力组的最高水平,其伟大程度应该略输给生产关系组。而马斯克还没有做到生产力组的最高水平,生产力组的最高水平,在技术领域是瓦特,西门子、法拉第和爱迪生为代表,基础科学领域是牛顿和爱因斯坦,注意到了吗,人类的关键技术问题是能源问题,以及物理这样的基础学科的理论突破。特斯拉的马斯克,显然还是行走在商业里的技术天才,对人类新能源问题,还没有做到伟大建树。

  但中本聪则不同,生产关系组的最高水平他做到了最优之列,并且,非常有可能,他超越前辈,包括杰弗逊、马克思、毛主席、苏格拉底等。也许中本聪并没有成为一个ZZ家,也没有如上述历史人物一样,充分著书立说,他所做的,仅仅是一篇2000行代码和7000字的白皮书。但就如道德经一样,言简意赅,恐怕流传千古,因为他是用技术语言,最接近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设想的那一个,这恐怕也是马克思没想到的。

  第三,从生命力的角度看。

  马斯克更像是超人,他太卓越了,如果他离开特斯拉,将让这个伟大商业帝国,面对伟大国王的远行,而可能迅速滑落深渊,特斯拉太需要马斯克了,就如苹果太需要乔布斯了,独裁暴君不总是能找到库克这样的良好接班人,所以伟大君王的离去,在历史上不断重演帝国的覆灭。

  但中本聪离去后,反倒创造了一个自己具备生命力的自组织,一个人人都可以参与,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技术发挥、商业运作和谋生的全球共识体,这种开源的精神太牛了,就好比华盛顿离开后,依然给美国留下了一套可以延续美国伟大的制度。

  综上,中本聪,让我们好好珍惜它给这个世界带来的礼物,并且中本聪虽离去,但他留在代码里的良知与道德,以及不为落俗的私欲,而为人类增量价值的贡献,这种精神和思想永恒。

  关于区块链投资更多资讯,以及想要了解IPFS项目,比特币以太坊挖矿,可以添加V客社群工作人员微信交流。(微信号:vk20602060

上一篇:上涨的比特币:区块链的试金石

下一篇:区块链:行业应用即将“引爆”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手机版
币圈人都爱上的网站,新闻行情教程人物测评资讯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