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加密货币 > 正文

各国央行数字货币蓄势待发!货币“大战”拉开序幕

数链财经搜索网 2019-10-31 19:00

  根据研究机构Statista的统计,土耳其是全球使用数字货币人数占比最高的国家,样本中20%的土耳其人表示他们曾经使用或正在持有数字货币。

  更进一步地,整个拉丁美洲的数字币使用率都很高,巴西和哥伦比亚并列第二名。

  比特币或许诞生于一名日本人之手,但数字货币的应用在日本绝对算不上普及——在所记录的国家中,日本使用数字货币的人占比最低,仅为3%。

  比特币在拉美、东欧等地应用广泛的原因或许与当地金融市场的高度不稳定密切相关。

  华尔街日报指出,在一些前沿市场——规模小且不发达的新兴市场国家——比特币的价格通常高于其他地区,当地货币面临的问题催生了数字货币市场的繁荣。

  以土耳其为例,土耳其里拉汇率今年再度出现大幅贬值,幅度近10%。截至5月末,该国经济信心指数较前月大幅下降8.5%,创下自去年10月份土耳其货币危机缓和以来的最低水平,并且国内通胀率接近20%。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眼中,央行数字货币(CBDC)或已成部分未来。

  IMF昨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其与世界银行展开了一项调查,收集189个成员国对金融科技领域各主题的见解并收到96份答复。

  IMF认为,各国央行未来都可能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据报告,一些央行(如乌拉圭)已经在有限规模内试点发行了CBDC,其他国家也正在尝试与探索(如巴哈马、中国、瑞典和乌克兰等)。一些央行则在监管沙盒制度下,支持私营部门法定数字货币(DFC),比如巴巴多斯和菲律宾。

  此外,许多国家正在从CBDC理论研究阶段迈入了验证与试验的阶段。国际清算银行表示,已经有一半的央行开始了CBDC的试验或概念验证的工作,并且2018年的数据较于2017年增加了15%。

  报告显示,各个国家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动机各不相同。发达国家主要是希望通过CBDC寻求在现金使用频率下降的情况下提供现金的替代方案。

  而对于发展中国家等新兴经济体而言,CBDC的主要目的是降低银行成本。但各国央行对发行完全匿名的CBDC并不感兴趣。

  研究员Zoltan Jakab在IMF研究评论中称,央行数字货币或很快就会成为现实。IMF研究表明,它的受欢迎程度和影响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设计特征,虽然存在风险,但可以引入政策来降低成本并增加收益。

  国际清算银行:70%的央行在研究央行数字货币

  随着无现金、数字化社会的加速到来,央行数字货币似乎成为世界各国必须考虑的问题。

  国际清算银行(BIS)总经理近日也表示,全球中央银行可能不得不早于预期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而且BIS也支持世界各国央行努力创建数字版本的国家货币。

  今年1月,国际清算银行发布《谨慎行事——央行数字货币调查》报告,其显示参与调查的央行中有70%正在参与(或将要参与)发行CBDC的工作或研究中,且2018年较2017年的数量有所增加。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有相关落地试点

  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在数字货币领域已有了5年的研究历史,早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就成立了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以研究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在深圳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

  短短几年内,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搭建了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并发表了一系列区块链专利与报告。

  此外,在2019年贵阳举办大数据博览会上,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开发的PBCTFP贸易融资的区块链平台亮相,其服务于粤港澳大湾区贸易金融,并且已经真真实实落地。

  据悉,在PBCTFP平台上已经搭建了4个区块链应用,有26家银行参与,实现了1.7万笔业务,超过40亿元的业务额。

  法定数字货币的四种维度

  法定数字货币在价值维度上是信用货币。法定数字货币本质上仍是中央银行对公众发行的债务,以国家信用为价值支撑,其天然具有两个私人数字货币无法比拟的优势。

  第一,法定数字货币有价值锚定,能有效发挥货币的功能。相比交易媒介功能,货币作为计价手段功能是第一位的。而作为计价功能,货币价值的稳定性至关重要,对货币的价值储藏功能更是如此。货币需要有价值锚定,才能有效发挥货币的功能。

  第二,法定数字货币有信用创造功能,对经济有实质性作用。非信用货币时代的货币是无意义的,对经济无实质作用,仅会引起价格的变化。而在信用货币时代,货币本身就是信用,实质上是发行主体信用的证券化,其信用创造功能在现代经济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法定数字货币在技术维度上是加密货币。法定数字货币的技术本质是加密货币,加密技术是法定数字货币实现技术安全和可信的关键要素。

  具体而言,在法定数字货币的设计上,需要运用密码学理论知识,设计法定数字货币特定的表达形式,保障数字货币的可流通性、可存储性、不可伪造性、不可重复交易性与不可抵赖性等。在法定数字货币交易过程中,需要运用加密、分布式账本、可信云计算和安全芯片等技术,保证端到端的安全,防止被窃取、篡改、冒充。在法定数字货币的用户体验上,需要结合隐私保护技术与分布式账本技术。

  在为用户提供不同于传统电子支付的点对点支付体验的同时,通过隐私保护技术确保用户数据的安全,避免敏感信息泄露,且不损害可用性。在法定数字货币监管方面,利用法定数字货币前台制约、后台实名的特性,通过安全与隐私保护技术,来管理相关数据使用权限,确保大数据分析等监管科技有用武之地。

  法定数字货币在实现维度上是算法货币。

  第一,在法定数字货币的设计上,可以采用各种加密算法来保障安全可信的同时,如哈希算法、Fitzer加密算法、盲签名、环签名等,为将来的新兴算法也预留了一些特殊字段。

  第二,在货币发行环节,法定数字货币设计上有可执行脚本的考虑,将来可以使用预设可靠的算法规则来进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的算法规则应是一套能在保持币值稳定的前提下,让货币供给充分适应宏观经济多变量环境变化的规则。

  第三,可以运用大数据,对货币的发行、流通、储藏等进行深度分析,了解货币运营规律,为货币政策宏观审慎监管和金融稳定分析等干预需求提供数据支持。

  法定数字货币在应用维度上是智能货币。货币的用户体验和政策执行都可能更加智能。就用户体验而言,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的智能合约,执行自动且可信,并且可以在技术上提供降低合同违约和信用违约风险的新手段。

  另外,去中介化的点对点支付,也将使用户支付的能动性大大提高,并在货币的支付功能上延伸出更多智能化的功能,从而创造各种智能化的商业应用。就政策执行而言,斯蒂格利茨曾研究了电子货币系统的宏观经济管理。

  针对现行体制下货币政策的局限性,他建议引入信贷拍卖机制,由中央银行通过信贷拍卖,对商业银行的放贷行为直接施加影响,约束商业银行行为,促使银行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前提是中央银行对经济状况,和银行行为和资金流等信息,必须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和掌控。

  在这个说法之下,电子货币系统就成了一个关键的基础设施。

  

  按住下面二维码识别即可关注公众号

  不错过任何一条价值资讯!

  

阅读更多

上一篇:【头条】支付宝微信共同宣布:封杀虚拟货币交易!

下一篇:【宏观王涵】区块链与央行数字货币

您可能喜欢: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作者投稿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手机版
币圈人都爱上的网站,新闻行情教程人物测评资讯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