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中央银行为何要推数字货币?

零识区块链 2020-11-15 14:12

  来源:零识区块链

  全球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赛道上,玩家已经越来越多。

  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显示,全球 80%的中央银行已经开始构思CBDC的概念、研究其潜力,40%正在着手概念验证,10%正在部署试点项目。

  而张一锋在“第十五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表示,“我们今天谈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本质上是现有法定货币的数字化,而不是创造出一种新的平行货币。所以超越今天的国际金融现实,谈超主权货币目前只是理论上的研究,并没有太高的可实际操作性。”

  他还指出,十年实践证明比特币并不是理想的数字货币,一是比特币技术上没有进化成可扩展的弹性系统,所以比特币容量和支付并发能力仍停留在比较初级阶段。二是从货币发行角度,通过挖矿机制来实现总量控制,这一点和今天整个全球货币体系没法兼容。第三是比特币币值的剧烈波动也和理想货币的距离相差甚远。

  中央银行为什么推动CBDC?

  张一锋认为,随着金融体系的不断演进,中央银行的三大职能没有改变,但是工具和手段发生了变化。早先中央银行主要是通过发行现金来服务经济,今天在这个发展过程中间,随着电子支付的发展,事实上是被弱化的,在这样的背景下,CBDC是否会成为中央银行在数字经济时代服务实体经济和实现调控的新工具?

  对此,张一锋进一步解释称,从目前来看,CBDC作为第一种同时具备央行发行,面向公众流通和数字化三重属性的新型货币形态,带来很多新的想象空间。面向公众是指CBDC可以广泛地渗透到现在微观的零售场景, CBDC会像现金一样作为中央银行提供的公共产品直接参与到零售和支付业务,它会延续和提升央行在数字时代的公共服务能力。相对于现金,数字货币天然数字化形态在数据反馈和统计方面的优势,未来可以成为央行洞察经济微观状况的重要途径,并进而可能成为央行实施调控的新手段和新工具。

  “从历史上货币形态变迁的过程来看,每次都是不断地迭代螺旋式发展,从来没有一蹴而就过。所以我们今天认识到的CBDC可能也只代表了数字货币发展过程中间的一段序曲、一阵出发时的号角,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认为纸币、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和其他电子支付手段会是一个长期共存和互为补充的过程。”张一锋还表示。

  风险与挑战

  在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进有加速之势时,数字人民币无疑已处于领跑阶段。但随着数字人民币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一些潜在风险和挑战亟待解决。

  近日,人民日报在《如何稳扎稳打推进数字货币进程》一文中指出以下几点:首先,公众参与不积极。对于年轻人,数字货币因其便捷性深受欢迎。但老年人无论对数字货币还是其所依靠的智能手机都很陌生,学习、应用都较为困难。根据统计,在美国智能手机使用率也仅为75%左右,欧洲则更低。此外,数字货币所代表的新的理念也不是被所有人接受,欧洲社会目前整体保守,对于数字经济和数字化社会都比较排斥,推动并培训民众使用数字货币难度不小。

  其次,公私权力边界模糊。与使用现金时高度的匿名化、隐秘性、自由性相比,数字货币的高度中心化、可追踪化无论在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会强化国家或监管机构对于民众数据信息的掌握能力。据媒体披露,美国情报机构CIA已经试图利用数字货币和电子交易不仅对本国民众而且对其他国家使用者进行情报搜集,引发国际社会普遍担忧。

  再次,法律监管不足不当。当前针对金融行为的监管法律或法规并不完全适用于数字货币。法律的立法过程不仅较长,同时存在滞后性,需要在实践中一步步加以完善。如何在法律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好之时确保数字货币的安全可控成为一大挑战,特别是因为货币是经济活动的基础和血液,牵一发动全身,因此增强相关领域立法工作的前瞻性迫在眉睫。此外,有些国家过度立法,严重制约了数字货币的有效探索,成为了限制其发展的罪魁祸首。

  第四,对金融系统造成安全隐患。数字货币发行十分简单,可能会使部分本就财政纪律松弛的国家通胀水平进一步恶化,进而威胁金融系统安全。另外,在遇到金融危机时,数字货币最容易被人们大量抛售,增加银行被挤兑的风险,破坏金融稳定。鉴于央行可以直接发行数字货币给个人,两个主体在不需要商业银行的情况下就能完成交易,去中介化的风险不容忽视。最后,数字货币有可能对银行存款产生挤占,部分侵蚀银行信贷渠道。

  第五,存在全球金融体系分裂风险。虽然各国也在加强数字货币国际协调,但是目前各方在技术标准、隐私保护、数据流通等方面监管和规则都不同。这背后反映了各国经济实力、价值观的不同,同时也是对自身货币主权、金融主权乃至国家安全综合考虑的结果。而数字货币的差异化会加速本就不稳定的国际金融体系,不排除将来出现碎片化状况。

  第六,数据安全堪忧。数字货币的使用严重依赖数据,而数据本身的安全性广受质疑。特别是近年来频繁爆出的数据泄露、黑客攻击、恶意买卖客户数据等事件加剧了民众的担心。此外数据的存储也面临挑战,虽然存储设备一般位于央行或者大型数据平台的专业场所且通常拥有备份,但即使如此,在战争或灾害等极端挑战下,如何保护数据仍是重要议题。

  第七,冲击传统金融机构。随着数字货币的兴起,大量金融科技公司蜂拥进入这个行业利润丰厚的领域,而由于落后的信息技术、本已较低的贷款利率、昂贵的合规成本等因素,传统的放贷机构会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金融科技巨头巧妙结合金融与技术,将各项成本降至更低同时还可以管控好风险,这样就将低收益与高风险转嫁给传统机构。

  总之,尽管当前我国主权数字货币实践和探索均走在全球前列,具有先发优势。鉴于主权数字货币事关国家金融稳定大计,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巩固优势的基础上,要统筹考虑各方情况,即不可停滞不前也不可贸然推进。应当继续采取试点-总结-试点-推广的思路,特别关注金融安全,积极探索相关技术和政策,稳扎稳打推进数字货币进程。进一步加强央行数字货币基础设施建设,确保基础设施安全、稳定、可靠、有韧性、有空间。

  观点:中央银行为何要推数字货币?

上一篇:镇宁公安“拍了拍”你: 警惕虚拟货币诈骗陷阱

下一篇:炒币机器人:币改→币圈,链改→链圈,区块链之争,江湖大变!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手机版
币圈人都爱上的网站,新闻行情教程人物测评资讯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