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nternet of Services > 正文

93年CEO创11亿市值:首提POB建公链 获真格、红杉等4000万美金投资

IOST社区 2018-07-14 17:41

钟家鸣出生于1993年,他说:年轻人就该去做改变世界的事情。

  本文经铅笔道(ID:pencilnews)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铅笔道进行授权

  作者 | 武旭升编辑 | 薛婷 校对 | 李洁

  “以太坊的问世,宣告比特币的底层技术不仅可以实现基于某种共识的价值流通,还可构建其他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但其每秒只能完成20笔交易的吞吐量让高频交易应用无法正常落地。

  为了扩容,EOS推出DPOS共识机制,即只需21个节点达成共识后就可完成一笔交易,但这大大降低了去中心化程度,安全问题漏洞百出。

  扩容和去中心化是现阶段区块链发展的一大矛盾体,如何取舍或者寻找其他途径解决这一矛盾,从业者们一直在探索。钟家鸣在今年1月启动“IOST”项目,并首次提出POB(proof of believability )共识机制构建社区,即在交易时需由多个可信任的节点达成共识方可完成,同时结合分片等技术解决扩容难问题,以此提高TPS。

  今年6月,团队已上线了主网内测版。内测版已实现基础网络设施构建,不过还需继续测试,修复漏洞,避免后期出现安全问题。去年12月,团队获得了来自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经纬中国等机构的天使轮投资,金额为4000万美元。目前IOST流通市值11亿,排名全球前50左右。

  18岁远赴美国求学

  在钟家鸣国贸银泰中心的家里,进门就可以看到一个“宇航员”模型摆在不远处的柜子上。那是聚美优品联合创始人戴雨森在他25岁生日时送给他的礼物。

  他自幼喜欢物理,然而钻研物理世界也让他的人生观略显悲观,他一路上也有过踌躇犹豫,甚至错过了一些机会。尽管较早地接触了区块链,但他真正入场则是在四年以后。

  将时间拉回7年前,那时年仅18岁的钟家鸣独自赴美求学,埃默里大学是他的落脚点。他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计算机和数学学科,一年过去,他很快就适应了独自在美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大二那年,他跑到硅谷创业,做了一家互联网公司。项目于2012被美国的YC和500startups两个著名的孵化器选中。

  钟家鸣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折腾起来停不下来。这种执着,也与他从小的成长环境有关,其父亲有自己的生意,并时常督促他男孩子应该去闯荡,母亲是一位机关公务员,父母的开明给了他足够的空间去“放纵”。

  2013年,钟家鸣首次从一位教分布式的计算机教授Cengiz那里听说了比特币。“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的一种便携且不可被剥夺的资产”,这是钟家鸣对比特币的初步认知。在老师的引导下,他入手了一些比特币。在了解了比特币设计逻辑后,他觉得其背后的设计有趣又了不起。

  当时的他并没有预想到,两年以后基于比特币延伸出的区块链技术,会被认为是新的一次生产关系革命。

  首提“POB”引入可信度概念

  2014年年底,比特币死忠Vitalik Buterin创建了以太坊。此后,区块链逐步从极客世界迈向商业世界,一些公链也相继诞生,他也想参与到区块链中去。

  经过了解后,当时他并不看好以太坊,在完全去中心化的同时提高TPS是暂时难以实现的。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去参与一下,既然它可以作为储值工具可以应用,兴许真的可以干别的。“一个新事物在出现的早期就什么都明了,那它就不叫新技术了。就像1998年互联网初步兴起时,有一些网站卖狗粮股价都能飙十倍,人们也不曾料到今天我们可以用手机叫车、在淘宝购物。”

  作为以太坊的投资者,当经历过2016“DAO大劫案”导致以太坊硬分叉,这让他意识到在安全上以太坊还有许多问题存在。“以太坊并没有传说中的强大。比特币作为一个储值工具在扩容上或速度上并没有什么需求。而做DApp则不一样,除了安全性以外,每秒20笔的交易,我什么都做不了。”

  但有一点出乎他预料,以太坊并非“什么都做不了”。去年随着区块链项目的“爆发式”诞生,项目方为了募资而发币、带火了以太坊。虽然如此,但在其他应用上除了有几个游戏外,真正有价值的应用依然无法运行。

  EOS的出现提出了DPOS共识机制,即由21个超级节点完成记账即可达成交易。这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实现了扩容,TPS官方号称上百万。

  这期间,钟家鸣也在探索,如何找到有效解决扩容的途径。DPOS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扩容难的问题,但也大大降低了去中心化程度。如果为了扩容一味的牺牲去中心化,那还不如用谷歌服务器,这不是他想要的。

  EOS以及其他的公链项目的出现给了他一些启发:去中心化和扩容之间一定要有取舍,在提高吞吐量的同时做到最大限度去中心化。

  钟家鸣想到了POB模式。这是一种新的共识机制,即由多个可信任的节点来完成记账。他认为POB和POS、DPOS都有相似之处,POS的限制在于富者越富,最后会导致分布式渐趋中心化,而DPOS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增强效率,但也让话语权更集中了。

  在POB中,他们增加了一个限制机制,引入可信度概念。可信度因素包括代币持有数量、系统自动评级反馈的用户行为、Servi余额等,这些因素之间相互关联,比如光靠持有资产并不能成为可信任节点。

  主网预计明年年初正式上线

  疏通了POB的可行性后,他们在去年下半年搭建好团队,启动了IOST项目。这是一个公共区块链应用基础网络设施,主要为开发者提供开发DApp的网络基础设施。

  IOST创始团队核心成员。

  项目在去年12月完成第一轮融资,资方包括自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经纬中国等,金额为4000万美金。

  今年年初,他们上线了一个内部的测试网络,用于给投资人分享。6月,IOST测试网正式上线,测试网络在POB共识机制下采用6个分片能达到7000~8000的峰值TPS。

  主网正式上线时间预计在明年年初。之所以用半年时间去测试,主要是为了在正式上线前将检测出存在的漏洞,做出更多的技术提高。

  钟家鸣认为,公链是一个由用户完全自主控制的网络,一旦出现安全漏洞修复的代价可能就是分叉,产生一条新的链。公链作为应用的网络基础设施,其本质就是为开发者提供开发应用的基础设施,没有应用的公链就像一条没有车辆行驶的公路,没有存在的价值。

  现阶段由于技术的不成熟,开发者在公链上开发应用依然是一个难题。IOST则是计划在上线前由团队完成一部分应用的开发,让其上线后就有应用落地。

  为此,他们与红杉中国、经纬、真格等几大基金一起做了一个专门在IOST上面开发应用的机构(theseus.app)。此外,团队还在策划着一个以IOST为基础的协议类区块链产品,希望将其做成一个百万日活的协议 应用层产品,细节也将在近期公布。

  此外,上个月,他们还成立一个区块链孵化器和加速器BlueHill,新募资金5000万美元,用以扶持IOST的合作伙伴和潜在应用。

  现阶段,钟家鸣的主要工作是完成主网内测。他们在完成测试网上线后,今年7月将一部分重心转移向社区运营上。

  如今IOST在美国、韩国、新加坡、德国等7个国家有超过40名全职的运营人员和20名以博士、竞赛冠军为主的科研开发人员为项目输送技术,且团队还在持续扩大中。

  关于未来,钟家鸣和过去一样,想去做有意义的事情,让更多人的生活变得更好。他觉得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判断标准就是他活得是否开心。“在做IOST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在创造价值,我是开心的。 ”钟家鸣说。

阅读更多

上一篇:周报 | 本季度将发布测试网第二版

下一篇:时艳强对话钟家鸣:IOST,比EOS扩展性更高,对开发者更友好的公链解决方案

您可能喜欢: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作者投稿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手机版
币圈人都爱上的网站,新闻行情教程人物测评资讯大全